????弹指绵只在北阁杂货铺售卖,解药陈梦恬也有备着。

????即使她没有解药,还有其他方式解毒。

????陈梦恬将弹指绵的解药倒出来一粒,随即掐住章敬仪的下颚,把药送到对方的口中。

????章敬仪已经陷入了昏迷种种,自然是无法吞咽。

????陈梦恬见他不曾动的喉结之处,直接用力抬起对方的下颚,药顺着食道入章敬仪的腹中。

????章知府见儿子被如此对待,登时心疼得不行。

????一旁的姜泽北却面色不悦地瞪着,躺在床榻上人事不知的章敬仪。

????陈梦恬将药给章敬仪吞下后,将扎在对方身上的金针取下来,这是为对方疏通血脉而为。

????收起金针,陈梦恬转身将手中的弹指绵解药交到章知府手中。

????“如果再有人与令公子一样的病情,将这药给对方服下就会解毒,这种毒发病的前兆就是性子大变,随即昏厥过去。”

????“是,下官尽力而为。”

????章知府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,已经得知儿子没事的他,早已恢复最佳理智。

????他眯起双眼眉眼中闪过狠戾之色,“夫人,这一个多月内锦州城已经死伤数十人,暗中的人不知不觉下毒,可见对方是抱着一定的目的。”

????陈梦恬走到姜泽北身边,牵起了他的手摸着有些不稳的脉搏,她侧目扫了对方一眼。

????接收到她一会的视线,姜泽北目光懵懂,似是不知道发生什么事。

????看他如此神情,陈梦恬勾起了唇角,眼底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。

????一旁的章知府将解药放入怀中,半天没有得到回应,不禁抬头看去。

????这一眼,就看到了武安侯夫人与怪异的和尚正眉来眼去。

????眼前的情景不禁让章知府吓一跳。

????世人谁不知道,武安侯夫人对生死不知的武安侯情深义重,为武安侯覆灭了突厥百万人,更是为了处寻找他在外漂泊了七年之久。

????怎么的眼下,竟然与一个和尚纠缠在一起。

????章知府的心下发突,他不会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吧,会不会被灭口啊。

????陈梦恬不知章知府的内心吐槽,以及歪了天际的思路。

????她对章知府道:“你将最近所有受害者家人都传来,挨个了解死去的人,在中毒之前可有接触过什么人,或者有什么诡异不对劲的人事物接触过。”

????“是。”

????“争取今晚之前搞定,争取抓紧破案,明天午时之前我们就会离开。”

????“这么快?!”

????章知府瞪大了双眼。

????陈梦恬与姜泽北已经携手离去。

????徐文睿走到章知府跟前,眯起一双狐狸眼,“大人,不要再盯着我们侯爷看,跟不要紧那个眼睛放在夫人身上,我们侯爷不喜。

????锦州城发生的命案太多,我家主子与夫人破例多逗留了了半日,您可要抓紧时间,不要耽误了我们回京的路程才好。”

????话落,徐文睿去追姜泽北与陈梦恬离去的背影。

????留在屋内的章知府,却脑子有些混乱。

????徐文睿留下的一番话,信息量有些大啊。

????不知道想起了什么,章知府瞪圆了眼,飞奔离去。




欢迎大家访问:笔趣阁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crgxs.com/book/92980/1274/